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周鸿祎:其实我是一个产品经理

发布时间: 2021-09-27 03:06:39  来源:火狐平台开户 

  360 总裁周鸿祎、投资人周鸿祎、红衣教主周鸿祎、红衣大炮周鸿祎……当周鸿祎选择投资哪吒汽车之后,他选择将自己身上的标签只保留一个——产品经理周鸿祎。

  我是一个产品经理。 这句线 的周鸿祎而言异议不多,但对于哪吒汽车投资人周鸿祎来讲,不出所料地招致非议无数,绝大多数都是在指责他这个不会开车的人跨界而来外行指挥内行。但如果你还记得当年周鸿祎对产品设计的观点之一 很多产品的灵感来自于产品之外 ,或许你就不会对这次跨界感到意外了。毕竟在他看来,苹果的设计师在加入这家公司之前设计过最酷的产品竟然是一款马桶这件事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二者在 白色 这件事上有着共同的灵感。

  对于造车这件事而言,周鸿祎是个不折不扣的门外汉,甚至有人认为他是跨界而来的野蛮人。对此,周鸿祎早在总结自己 360 时代的经验时便表示多亏自己是个门外汉才能摆脱思维定势,对既有的规则不存敬畏之心,才会有无知者无畏的突破。当曾经的安全行业从业者们都在遵循已有的模式赚钱时,周鸿祎只选择了一个突破点——杀流氓软件。在他看来,做与别人同样的事情,别人领先自己十几年的时间,又怎么能干掉排在自己前面的对手?

  或许在周鸿祎的眼中,汽车产业只是自己推开的又一扇门,门后的这个世界很复杂,但可以用他习惯的方法论将其变得很简单。或许这个产业内有着许多庞然大物般的存在,或许自己选择的哪吒汽车已经有了成功的经验,但是在他的世界里,有一个秘诀足以让这个赛道进入自己的节奏。

  在谈到自己做产品的经验时,周鸿祎经常会提到一个比喻: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也就是必须放弃原来已有的优势,放弃既得利益,放弃已经积累的经验,原因在于互联网会改变所有传统行业的游戏规则,最终能够生存下来的只有最能适应变化的玩家。在汽车这个产业内,那些动辄有着百年历史的先行者们是否会放开胸怀全面拥抱互联网呢?这个问题恐怕很难找到答案。

  幸运的是,汽车产业这扇大门之后还有一个始终在努力求变的玩家——哪吒汽车。双方一拍即合,在智能电动汽车的方向上果断地将 智能 作为核心竞争力。周鸿祎认为智能汽车最能打动他的就是 科技平权 的理念,这个产业内的先行者或许也将一些科技的力量加持于机械产品之上,但是却只是为了从消费者口袋中掏出更多的钱,当自己与哪吒汽车开始用互联网的思路、IT 人的思路、软件人和电脑厂商的思路来看待汽车时,必然会将其彻底地电脑化、软件化、网联化与数据化。周鸿祎坚定地认为科技的力量将消除不同产品之间由于价格带来的体验差异,在未来的汽车上,智能一定是与价格无关的标准配置。至于那些有着百年历史的先行者,或是新势力中跑在周鸿祎与哪吒汽车身前的领先者,用周鸿祎以往评价竞争对手的话来讲都是他们的磨刀石,当自己的刀磨得越来越锋利,便能在与对手的竞争中无往而不胜。

  产品经理周鸿祎在 360 用免费这个武器打败了那些曾经占据市场绝大多数份额、采取收费模式的杀毒软件们,其中包括今天的 90 后已经想不起名字的金山毒霸、瑞星杀毒、卡巴斯基……而这批 90 后如今已经成长为哪吒汽车的核心用户群体。

  不久前,何小鹏在公开场合谈到了一个观点:15 万元是做好智能汽车的基础分水岭…… 10 万元以下的电动车无从谈起智能二字。这句话让沉寂了一段时日的周鸿祎再次化身红衣大炮,对友商的观点在线开怼。

  在他看来,中国乘用车市场上每年卖出的车中,15 万元以下的车型占了总销量的七成左右,如果何小鹏的观点成立,那也就意味着今后中国七成的消费者买不起智能汽车。但是在周鸿祎熟悉的 IT 产业内,根据摩尔定律,每隔一段时间,电脑的计算能力可能会倍升,但是价格会下降一半。如果这个定律也适用于智能汽车这个行业,那么无论是控制车身的域控制器,还是智能座舱与自动驾驶的算力中心,价格只会一路往下走,消费者享受智能汽车带来的出行体验的门槛也将越来越低。

  这个门槛会低到什么程度呢?周鸿祎与哪吒汽车一样有一个造国民智能汽车的梦想,而这个国民智能汽车的价格上限恰好就是何小鹏提到的 15 万元,这也就难怪周鸿祎面对这个问题火力全开了。在周鸿祎的梦想里,15 万元以下的国民智能汽车将为用户提供不逊于当下 50 万元价格区间产品的智能驾驶体验。他的底气除了上文提到的摩尔定律之外,同业们做出的探索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他的观点:特斯拉采用视觉解决方案实现的驾驶辅助体验并不比搭载昂贵的激光雷达车型逊色。而随着华为等中国创企进入激光雷达领域,近两年的激光雷达价格已经从几千美金降到了十分之一的程度,周鸿祎甚至断言未来一两年内的供货价格会降到 1000 美金之内,届时激光雷达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成本一定会大幅下降。到那时,哪吒汽车如果能够打造出一款 15 万元以下的带有智能座舱和辅助驾驶功能的智能汽车,就一定会成为很多中国人选择的国民汽车。

  到实现周鸿祎的梦想还要多久?他的答案是不会太久。当用户的刚需被车企清楚地认知,就一定会在短时间内出现成本最低的高效解决方案。周鸿祎曾经在谈及用户刚需的时候聚了小米手机的案例,对于智能设备而言,用户可以不戴手表与手环,却不能不带手机。每天都在被使用的手机符合了使用频度高、刚需、高频的特点,那么小米手机上市前用户的痛点又是什么呢?彼时,市场上所有的双核手机中,苹果的售价在六千元以上,三星要四五千元才能买到,国产的智能手机也要三千元上下,而 1999 元的小米手机紧紧地抓住了价格这个痛点,立刻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当时的小米手机颜值不高,工艺甚至略显粗糙,但是在 速度最快的手机中价格最便宜 这个定位帮助小米赢得了市场。所以周鸿祎坚信,一年以内或许是哪吒或许是小米或许是其他玩家,一定会有人推出一款价格低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智能汽车产品。

  周鸿祎一直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者。很有一些人将 嘴巴太臭 吃相难看 搅局者 等标签贴在他的身上,但是周鸿祎似乎并不在意,或许他觉得这些评价不重要,或许他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些无法对他造成伤害的评价。

  互联网时代的产品经理周鸿祎曾经说过: 做互联网的人,一定会遇到三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生、死、腾讯。 或许,新晋智能汽车产品经理周鸿祎会将这句话改成: 做智能汽车的人,一定会遇到三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生、死、特斯拉。2016 年时,周鸿祎的一段话竟然与今天新的梦想暗合: 当我们强调 360 要利用 IOT 技术解决人们出行安全、家居安全、儿童和老人的安全时,我们不是在炒噱头,不是在空放炮,而是通过研发和收购,在踏踏实实地做产品。我从来不认为把盒饭送到每个用户手里是 360 未来的使命,卖电影票也从来不是 360 的长项。我们始终是一个技术公司,我们的使命是用科技产品为大众服务,让使用我们智能产品的人能够守护他们所爱的人。所以,我们不要谈论送盒饭,不要谈论卖电影票,我们要做的是像大洋对岸那些巨头公司的创始人和工程师一样,具备极客精神,利用人工智能的新技术做出对消费者有价值的产品,不是热衷于赚多少钱,而是热衷于创造新奇的事物,热衷于解决人类面临的难题。 只是不知道当时他口中大洋对岸具备极客精神的巨头公司创始人中是否包括马一龙?

  对于造车这件事,产品经理周鸿祎说: 读大学前,我的成就感来自做很多有趣的产品。现在我 50 岁了,作为一个产品经理,我在退休前应该参与一下造车这件事。很多年后,我回顾自己的这段经历会对自己说‘很好,我参与了,并没有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