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科蓝软件:多方增利 圈钱不停

发布时间: 2021-08-04 07:39:43  来源:火狐平台开户 

  业绩增长主要依靠并购与控费,科蓝软件300663)应收账款账龄结构的恶化更是降低其持续增长的可能性。

  科蓝软件(300663.SZ)2020年实现上市以来最大业绩增速,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0.39亿元,同比增长11.22%;净利润为6219万元,同比增长34.89%。

  与此同时,凭借数字货币以及鸿蒙概念的东风,科蓝软件二级市场股价也水涨船高,一度冲高至51.11元/股,即便是相比鸿蒙概念“龙头”润和软件300339)(300339.SZ)也不遑多让。但不容忽视的是,科蓝软件的基本面存在着明显的问题,2020年,其业绩的增长主要来自对外收购与费用调节,而非实际业务的增长。

  而且,从账龄结构的角度,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回款情况出现了明显问题,一旦计提大额坏账准备,必将对其未来的业绩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

  2019-2020年,科蓝软件的其他收益分别为242万元、487万元,投资净收益分别为-17万元、-115万元,资产减值损失为分别为-459万元、-925万元,信用减值损失分别为-1719万元、-4011万元。

  在对科蓝软件业绩进行分析时,有必要将上述非经营事项“还原”,还原后的“营业利润”分别为6229万元、1.04亿元,即2020年公司“营业利润”增量为4156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12月12日,科蓝软件获得深圳宁泽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宁泽金融”)51%的股权,并于2020年6月15日并表。2020年,宁泽金融实现营业收入2662万元,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均为1367万元,购买日至期末的营业收入为2194万元,但净利润仅为772万元。倘若将并表所取得的营业利润给予扣除,那么科蓝软件2020年的“营业利润”增量将明显降低。

  而且,宁泽金融的业绩也存在值得推敲的地方,按照上述数据进行倒推,2020年1月1日至6月14日,宁泽金融营业收入为468万元,净利润为595万元,净利润率高达127.14%,这显然不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

  按照正常逻辑,销售费用的同比增速与营业收入同比增速至少在变动方向上应该一致。然而,科蓝软件却出现了销售费用同比负增长的情况。2020年,上市公司销售费用为7906万元,同比增速为-7.47%,而营收增速为11.22%。

  另据销售费用明细,2019-2020年,科蓝软件售后维护支出金额分别为2721万元、2087万元,增量为-634万元;职工薪酬金额分别为3986万元、4370万元,增量为384万元;差旅费金额分别为952万元、513万元,增量为-439万元。

  受疫情影响,差旅费、售后维护支出费用有所下降情有可原,但职工薪酬费用科目的变动却颇值得关注。据数据,2018-2020年,科蓝软件销售人员数量分别为62人、89人、135人,通过计算可得知,销售人员人均薪酬分别为44万元、45万元、32万元。

  另外,如果按照历史销售人员薪酬水平将2020年销售费用中的人均职工薪酬进行还原,那么上市公司“营业利润”将下降约1676万元。因此,有理由怀疑科蓝软件通过“控费”的方式粉饰业绩。

  据历年年报数据,2018-2020年,上市公司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1.01亿元、1.36亿元、1.31亿元,研发支出资本化金额分别为666万元、2237万元、3456万元,资本化研发支资本化比重分别为6.62%、16.43%、26.37%。

  需要提示的是,2020年,科蓝软件在研发方向的投入与上年大体持平,但资本化研发支出占研发投入比重相较上年却出现了明显的增长。

  虽然不同上市公司研发投入资本化的比重各有不同,但对于同一家企业来说,不断攀升的数值却实打实增厚了公司的业绩。

  科蓝软件相关负责人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表示,公司研发支出会计政策一向严谨,上市主体也即上市公司母公司的研发支出一直以来全部记入当年费用,均未资本化,而且研发支出始终保持较高投入水平;同时,合并报表层面研发支出资本化占比远低于同业上市公司研发资本化比例,不存在通过提高资本化比例增厚业绩。

  销售费用不增反降、不断攀升的研发投入资本化比例以及收购标的业绩突然爆发,均在一定程度上增厚了科蓝软件2020年的业绩,倘若将这些“增量”剔除,那么其业绩的增长还剩多少呢?

  2018-2020年,科蓝软件应收账款账面金额分别为5.46亿元、6.43亿元、6.9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1.91%、17.82%、7.28%,而同期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12.36%、23.98%、11.22%。从同比增速的角度看,科蓝软件的应收账款似乎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问题,但如果换个角度,则可以发现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回款方面已经出现了问题。

  2019年年末,科蓝软件账龄在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金额为4.65亿元,账龄在1-2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12亿元,账龄在2-3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3262万元,账龄在3-4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2203万元,账龄在4-5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183万元,占当期上市公司应收账款总额的比重分别为72.29%、17.37%、5.07%、3.43%、1.84%。

  而2020年年末,科蓝软件账龄在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金额为4.72亿元,账龄在1-2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25亿元,账龄在2-3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6506万元,账龄在3-4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514万元,账龄在4-5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187万元,占当期上市公司应收账款总额的比重分别为68.48%、18.18%、9.43%、2.19%、1.72%。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在上市公司应收账款总额小幅增长的同时,其账龄在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重降低了3.82个百分点,而账龄1-2年的应收账款与2-3年的应收账款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重则分别增长了0.81个、4.36个百分点。

  很明显,科蓝软件应收账款账龄结构的变化意味着其在应收账款回款方面出现了问题,而公司信用减值损失金额的变动也从侧面验证了这一点。

  据数据,2019-2020年,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金额分别为1719万元、4011万元。

  上述负责人表示,公司不存在应收账款账龄结构恶化的问题,一年以上主要应收账款形成原因主要系公司客户主要为银行金融机构,内部付款流程较为繁琐,导致付款流程较为冗长,另一方面公司开发的互联网银行属于银行的创新业务,银行付款更加谨慎,通常产品试运行3-12个月后进行付款,导致付款周期偏长。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科蓝软件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46.45%,乍看起来,其资产负债率并不算过高,但落实到资金层面,则可以发现上市公司存在着明显的偿债压力。

  同样的时间节点,科蓝软件账面货币资金仅为1.12亿元,短期借款与长期借款却分别高达5.50亿元、1.82亿元。

  另外,根据历史数据,2018-2020年,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值均为负值,分别为-5001万元、-2363万元、-7263万元。

  为了解决资金问题,科蓝软件于2021年5月29日发布可转债发行公告,拟募集资金5.38亿元,其中1.6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科蓝软件于2017年5月24日上市,募集资金净额2.04亿元。2020年年底,其再次实施非公开发行,并成功募集资金3.07亿元。

  如此密集地向市场“伸手”,不得不佩服其“烧钱”的效率,而就在上市公司资金捉襟见肘之际,其实际控制人王安京却开始了大规模股份减持。据数据,2021年2月3日至6月11日,王安京合计减持上市公司股份1167万股,合计减持金额为2.39亿元,该金额甚至超过科蓝软件上市以来各年度净利润之和。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公司项目成本产生的现金流出与项目收入产生的现金流入存在较大的时间差,在业务增长时经营性现金流量会产生负数;如果现阶段公司仍坚持业务扩张且不断加大新产品新技术研发投入的经营方针,仅靠现有资金和内部业务回款来偿还到期债务压力较大,公司亦考虑通过债融资等途径缓解资金压力;公司近年收入持续增长,净利润保持稳定,主要是因为产品毛利率保持稳定和研发投入持续增长,创新业务带来的利润将在未来几年逐步体现。

  证券板块异动拉升 摩根士丹利正式受让华鑫39%股份 全面降准催化下机构分析师看好券商行业前景

  近期的平均成本为39.09元,股价在成本上方运行。多头行情中,目前处于回落整理阶段且下跌趋势有所减缓。该股资金方面呈流出状态,投资者请谨慎投资。该公司运营状况尚可,多数机构认为该股长期投资价值较高,投资者可加强关注。

  实施分红:10转5股派0.30元(含税),股权登记日为2021-07-14,除权除息日为2021-07-15,派息日为2021-07-15